栏目列表

热门新闻

  • 其中抓获网上在逃人员8人
  • 将丹东打造成全国开展此项活
  • 目前
  • 为了避暑
  • 他特别强调
  • 蔡泳称
  • 据香港《大公报》报道
  • 为公共资源型景区
  • 王卫国说
  • 建规范、建机制
  • 记者周文馨
  • 由区政府项目牵头经理人协调
  • 为了避暑

    2020-05-06 21:42

    李师傅原本是修剪园艺,这几天公司安排他暂时改为“专业喷水”。“每天喷3次,要选在太阳最烈的时候去。背着这喷雾器,背上衣服都是湿的。”实在热得受不了,他就用水把身上淋湿,讨点凉快。

    52岁的曾国华老家在邵阳,当了5年环卫工。每天4点半起床,5点半开始一天的工作,除开午休时间,要一直忙活到下午6点才下班。“天太热了,汗根本停不下来,期盼市民能尊重我们,少扔垃圾,我们也会轻松一些。”

    见到李师傅时,他戴着蒲帽,气喘吁吁地在树荫下歇气,身旁放着一个喷雾器,一个大水壶。不远处的马路上,一阵阵热气往上冒。

    23 日下午4点,在烈日的炙烤下,工地的钢筋散发出滚烫的热气,四五名地铁工人肩扛钢筋往来穿梭。43岁的罗师傅被晒得黝黑,肤色几乎能跟身上的深色衣裤混为一体,搬钢筋时脸上淌下的汗水浸得他睁不开眼。来自贵州的罗师傅做了六七年钢筋工,一个多月前刚来长沙。罗师傅说,长沙确实太热了,让他有时感觉不适。

    高温对普通人而言是煎熬,对建筑工人来说,却意味着不用担心雨雪肆掠、影响施工。在长沙地铁1号线开福寺站工地,就有149名工人不避酷暑赶工。

    “喷雾器是给这些树喷水的,壶里的水我自己喝。”打开消防栓,将喷雾器灌满,李师傅开始给路边的树木浇水。他说,杜鹃路上的紫薇、樟树都还耐热,茶树和枫树等就有些“娇气”,尤其是移植两年内的茶树,随时可能被晒死。“你看,这些茶树已经枯萎了,叶子掉了不少。”

    “这壶可装6斤水,我一天喝两壶。”罗艾全的运输路线是从长沙到江西萍乡,每天来回一趟。上午,他运了一车废品去萍乡,下午又带了一车西瓜到红星大市场。

    在湘江中路与湘雅路交会处遇到了曾国华,他刚把责任区扫了一圈,衣服已完全湿透,脖子上的皮肤晒得红通通的,站在一片不过两三平方米的树荫下休息。

    中铁三局项目部总工程师杨善亮说,开福寺站现有149名工人施工,有钢筋工、模板工、架子工。天热起来后,项目部调整了作业时间,把最热的11点至15点空出来让大家休息,再利用晚上较阴凉的时候赶工。

    曾师傅说,一般到上午10点多,路上就会变得像蒸笼一样。早上出门时,他准备了湿毛巾和一壶白开水,“热的时候,只能把湿毛巾披在头上降降温。”

    “绿豆汤每天都熬,藿香正气水和清凉油都备足了。”杨善亮说,开福寺站计划10月建好主体,所有工人都在朝这个目标努力。(记者 叶子君 实习生 陆红英 孙嘉琦 刘雅婷)

    罗师傅的货车是解放牌二托半挂式的,使用了好几个年头,里面没有空调,只有头顶一台吊扇。“走高速要4个多小时,驾驶室温度比外面还要高3℃,就像在蒸笼里,真是煎熬。”

    为了避暑,罗师傅一般是光着膀子驾驶,实在难以忍受时,就到服务区洗个冷水头,或到超市去吹吹空调。(三湘都市报记者 吕菊兰 李琪 实习生 毛怀 邹莹 阳仑)